poco桑

唱见/阳炎/kiyoreto/mafusora/阳炎CP杂食向/原创/东京吃货/all金木
是个日日脑洞从来不填的渣(。
是亲-妈-,是亲-妈-(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遍(。

文学少年,花与海洋

恩。。。。。。甜(。
非常甜以至于ooc(。
蟑螂生日快乐!!!!!!
138话衍生,注意。亚金。



文学少年,花与海洋(金木视角)



第一次遇到那个叫亚门的搜查官时,那个人眼里的不是其他人的固执。硬要说的话,那是迷茫,对某些东西无法解答,只能向前走到死路为止。那是个和自己有着同样眼神的人,温柔的不想伤害任何人,把迷茫和痛苦全部自己背负的人。
所以,不想伤害他。

从英那听到那个满面严肃的搜查官是个不折不扣的甜党时,自己是很愣了一会的。很不好意思的是,因为画面实在太无法想象------就像突然听到兔子喜欢吃肉-----啊有一只除外,一不小心笑了出来。据英的说法就是,像是看到了吃到[----]馅的鲷鱼烧的学长快吐了却不敢笑的表情。
真是绝妙的比喻啊。
不过说实话,确实好好想过了,和亚门先生在某个咖啡店好好坐下,给他点一份甜甜圈,看着他微妙的表情抿一口咖啡,微笑地叫他“亚门先生”。慢慢地以讲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的平淡语气讲述自己的故事,然后直视他的眼睛。告诉他,喰种和人类一样,拥有一样的外貌,感情,甚至更多。进食只是需要,实寳的母亲同样会保护自己的孩子,绽放出独属于母亲的光辉。告诉他,我期冀人类和喰种能和平的共存下去,没有人再会为此流下眼泪。他眼中的光点将剧烈地动摇,他可能会嘲笑我的幼稚,也可能给我一个真心的笑容,吃掉面前的甜甜圈然后告别。无论如何,墙壁将会倒塌。
但是我不能。



白发没有对我造成任何不便,我是这么觉得的。
不如说,没有什么会让我想要去形容成不便的。
我已经不想让任何人在我面前受到伤害了,也不想让任何人背负痛苦了。
所以,我把自己,把曾幻想过的未来舍弃了。

共喰很恶心,腐烂的肉块和腥臭的湖水的味道在喉咙深处翻腾,月山先生恶心的目光粘在身后甩都甩不掉,命令他也只会说“金木君无论如何都美的不可方物”这样的变态发言。
简直,糟透了。
但是吃是必要的,共喰是必要的,变强是必要的,所以要吃。无论再怎么厌恶,这都是必要的。这么想着,这么沉沦着,踩着喰种的尸骨迷茫的走到这里。
美名保护的我,又要到哪里去呢。
这样思考着,想到了亚门先生,想到了现在自己的惨状。
假如的话,只是假如。
假如被亚门先生杀死了。
被亚门先生救下的时候是,砍下亚门先生的一条手臂的时候是,混沌不清被英发现的时候也是。
假如被亚门先生杀死了。
那一定是十分美妙的事情。



啊啊,要死掉了呢。
不过在亚门先生的手里死掉,也--------
不对。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呜啊----”亚门先生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亚门先生他---
亚门先生他怎么可能杀掉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样啊---“原来是这样。



恍惚间,看到了亚门先生在对自己温柔的笑呢。
就算是梦也好---
让我忘记吧。



我,曾经想过--------


< >

亚门。




本来是想要一直下沉,下沉,直到无法触及的卑微感
但是写不出来(躺
于是就这样吧,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