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o桑

唱见/阳炎/kiyoreto/mafusora/阳炎CP杂食向/原创/东京吃货/all金木
是个日日脑洞从来不填的渣(。
是亲-妈-,是亲-妈-(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遍(。

无疾而终

负能有点多就先祸害一下(。
抱歉啊
明明只是个小鬼。


无疾而终(里)

[心脏在某处不经意的开裂了]

那个孩子比我矮14公分,可以好好的圈在怀里。她有微卷的及肩短发,在阳光下会折射出金棕色的色泽。她会露出兔子一样的表情,普通的与我交谈。
我可以像个醉酒的人一样在她面前毫无顾忌的撒泼,她只是笑骂我,眼睛眯成一条缝。
我觉得我喜欢她,就像她对橙色的偏爱一样。
她会像小孩子一样试图把我的头发打结,会苦恼男生送的贵重礼物,会撒娇一样的对我洋洋洒洒的说三小时的失恋史,会抱怨为什么我成绩好,害得她不能和我上一个高中。
我觉得,这没什么。

[在没有你的世界]

我和她不在一个高中,我觉得她大概是单纯的,普通的过上了我一直期望的生活。
我以为我可以忘记,我可以忘记。
我以为我可以脱离她,真正的成为一个“人”。
没心没肺的吐槽,和同学混熟,找到新的基友,忘掉她的事情,把我曾喜欢过的她忘掉。
明明是很简单的事情,却怎么也无法完成。

[不知是不是获救的缘故,曾垂下的蛛丝被扯断了]

初中的中二的我,像个神经病一样又哭又笑,像个疯子一样的活在众人嫌弃的眼神里,然后割破手腕。
只会被书本吃掉,只会被幻想吃掉,得不到“存活”的我。
你会对我微笑,伸出手,真是万分感激。

[在你对我微笑时,我手中什么都没有]
[于是我掏空我的心脏]

你不断对我展现笑容,我想对你微笑,却忘记了微笑的方法。
你喜欢的橙色,将我的视野染红了。

我不断被你所发现,不断自暴自弃,却在你的又一次拯救下丢掉了刀刃。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呢,这样的我,被人重视,残存在了这里。

[于是世界只剩你的身影]

无论抱起来小小的,软软的,兔子一般的你;活动中高傲的,俯视着的,黑猫似的你;还是在我面前哭泣的,愤怒的,火焰一样的你。
无论怎样的你都深爱着,连喜欢的语句都抑制不住,变成了玩笑。无论怎样的自己都厌恶着,就连自我伤害都无法停下,变成了习惯。
讨厌你所厌恶的,喜欢你所喜爱的,憎恶厌恶你的人,感激珍重你的人。
为这样令人恶心的自己而哭泣,为被我污染的你而流泪。
即使这样仍拥抱了我的你,真的万分感谢。

[在你拥抱我时,我手中什么都没有]
[于是我撕下我的笑容]

我将我已经变异的腐肉赠与你,希望你可以扔掉。
希望你不要理会我的爱,不要察觉我的存在。

[若你被污染,那我的爱还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希望离开的你,可以忘记我,尽管我永远被束缚在原地。
只是希望这样消失,所以希望你可以笑着走向向光的地方。

所以笑着与你在地铁口相别,说着再见了。

[永别了]

[这颗心脏早已病入膏肓]
已变为行尸走肉的我,一定在没有你的世界,也可以普通的活下去呢。

[对不起]

如今我仍期冀着死亡,露出虚伪的笑容。
对那些日子难以释怀的我,真是对不起。

[这是我最后的请求]

对不起,果然还是希望被你记住。
在我脱离这无可救药的病痛时,当我的心已腐烂时-----
在我最终无法再微笑,被现实吞噬时-----
当我最终被同化为曾嘲笑过我的大人,当我开始嘲笑曾经的自己-------------

希望你可以再度对我微笑,打醒我真正的幻想。
将我扯回这没有尽头的死亡。

这是我无疾而终的恋爱。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