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o桑

唱见/阳炎/kiyoreto/mafusora/阳炎CP杂食向/原创/东京吃货/all金木
是个日日脑洞从来不填的渣(。
是亲-妈-,是亲-妈-(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遍(。

魔法少女金木君☆(2)

黑历史,大概有点虐
魔法少女的代价是对等的呢(笑
时间线有变动
初吻送给了利世小姐(抠鼻

2.长梦(bgm:odd world#3)

金木目睹了母亲的死亡。
母亲黑眼圈很浓重,她只是闭上眼,脸上露出了放松的神色,然后再也没有对金木说过“等等”。
金木呆愣地看着母亲发烂,腐坏,然后静静地捧起了带着尸虫的肉块,埋在了家的地板下。
金木就坐在母亲死去的那张椅子上,睁大眼。除了必须的进食排泄,只是呆愣着。
然后在埋下母亲的第三天,爆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悲鸣。

为什么要为了别人牺牲自己呢。
为什么要留下我一人呢。

只是日常的,普通不过的一天而已。
露出普通的微笑,听着别人讨论自己的尸体处理问题,或者对某本热门小说评头论足,让无用的垃圾从耳中流出。
利世小姐只是在咖啡店的角落,抿一口咖啡,对自己露出了温柔的,虚假的笑容。
金木很清楚的知道,那是假的。
那张光鲜靓丽的面容下,不知是怎样的尸水淌流着。
所以利世小姐和自己交谈时,自己也露出了笑容。

无所谓了,这个世界。怎样都好。

“呐,利世小姐。”金木露出无害的笑容,“你觉得老师的书怎样呢?”
利世小姐掩嘴轻笑,漂亮的紫发随着动作轻轻摇晃着。
利世小姐是个漂亮的人。
利世小姐没有回答我,只是问我,她说。
“真是可爱啊,金木君。”
“已经从母亲的阴影中走出来了吗,真是无情啊。”

为什么。。。。。会知道?
金木僵硬的看着利世,笑容消失不见。
“利世小姐不打算解释一下吗,我可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种事。”
金木撑着桌子快速的站起身,刺耳的声响招来了不少顾客不悦
的目光,金木只能歉意的笑笑,尴尬的又坐了下来。
“真是过分呢,我可是打算好好帮一下金木君的呢。”
利世小姐只是搅动着面前的咖啡,轻柔舒缓的声音仿佛是咏叹曲。她抬起头看了一眼金木,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不要急啊金木君。”
“我们换个位置好好谈吧。”

黑暗潮湿的小巷,阳光被隔绝,青苔的腥味在黑暗的空气中流淌,利世的步伐轻快,像是在花园散步而不是谈判。金木有点恍惚,感觉意识分成了两半,有了灵魂出窍的错觉。
接下来的话语更是让金木感觉自己在听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故事。
魔法少女,魔女,灵魂宝石,魔女之种------
愿望。
“有想要实现的愿望吧?金木君。”利世用诱导的声音在金木耳边悄语,“和我契约,就给予你实现愿望的力量哦。”
“有的吧?那个最深切的愿望?”
蜘蛛嗤笑着入网的飞虫。

金木理应拒绝,对这不切实际的幻想嗤之以鼻。
但是不知为何,就这样相信了。

“利世小姐,真的会实现我的愿望?”
利世嘴角的微笑扩大,环住了金木的身体,金木顺势向后倒去,双眼失去了原有的神采。
“只要是你期望的,全部为你实现。”

我的,愿望。

[回来]
[还给我]
[把我的,把我的幸福还给我啊]

眼泪在眼眶中堆积,掉落在积满灰尘的地面上。
“好的。”常识是无用的,善良是无用的。

英。
默念出这个名字,嘴唇感觉被什么东西压住了。身体里的什么东西疯长着,情感也失去了控制。什么粗糙的东西进入口腔,不安分的活动着,无法呼吸。
我在做什么?不知道。
胸口的堵塞消失了,脸上传来了冰凉的触感,金木回过神来,利世小姐将手中的黑色宝石贴在自己脸上,不断扯回自己的意识。
为了自己的愿望而付出,仅此而已。金木接过宝石,露出了平静的笑容。

[我要保护英,无论如何。]
[就让这无趣的生活,不断循环往复的停滞吧。]

利世小姐看着我,露出了我看不懂的笑容。
教堂的葬歌在我耳边响起,狂乱的哭叫嘈杂着充斥了脑海。不知谁的声音传来,温柔的,包裹住我。
无数次想象过的景色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金木想起了母亲死去时的安详,又想起英笨拙的想为自己做汉堡肉的样子。
真是笨啊,我。

稍稍有点明白了呢,牺牲自己也要保护身边的人的心情。
毕竟是母亲的孩子啊,金木这么想着,看着凑过来的利世小姐,放下了那副羞涩的样子,乖巧的接受了又一次的亲吻。
是不是这样就可以忘记了呢,母亲的凄惨。
尽管对她来说,是至高无上的美梦。

英。
[---------]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