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o桑

唱见/阳炎/kiyoreto/mafusora/阳炎CP杂食向/原创/东京吃货/all金木
是个日日脑洞从来不填的渣(。
是亲-妈-,是亲-妈-(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遍(。

魔法少女金木君☆(1)

咳咳,作死微妙的想写长一点
月金,副all金木
其实是女装少年,其实是甜(大概
不定时更新,弃坑妥妥的(奏尼凯
oocoocoocoocoocooc(。

1.开幕
月圆即多魔之夜。

在钢筋杂乱的摆放着施工中的楼顶上,有的钢筋露出大半摇摇欲坠。其上立着两个人的身影,隐隐约约的融化在月色中。

“月山先生。”黑发的少年站在工地楼顶,小心翼翼的望向地面,身后是带着微笑的月山。“这里真的有魔女吗?”
“啊,是啊,金木君。”被唤作月山的紫发男人向前一步,夸张的挥舞着双手,“啊,风带来的是魔女的气味啊!甜美的,绝望的气味啊!”
“不过还是金木君的气味最特别呢,到底是什么构造呢。”月山突然冷静下来,像看猎物一样看着金木。
“啊哈哈,谁知道呢。。。?”金木流下冷汗,尴尬的打着哈哈。
“金木君。”平静的语气。
“诶?怎么了?”不妙的预感。
月山指了指脚下的钢筋,向后退了一步。
“它来了哦。”

咯啦----------金木感到自己在下坠。

“月山先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月山先生这个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金木君与我签订契约吧,我会救你的哦♡”月山在一旁幸灾乐祸的保持着平衡,一再重复着金木都听腻了的话语。
“谁要你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金木君表示他真的不乐意穿女装,超不方便。
咬咬牙,金木笨拙的调整平衡,最后快落地了才不甘心的将丝带编织成网,脱力的落在柔软的网中。
月山先生这个混蛋。。。。。。。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金木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月山先生。”发抖发抖。
“恩?”上翘的语气已经暴露了你的图谋不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啥是虫穴啊这个结界?!?!”
“啊,谁知道呢☆”明明就是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金木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一手刀戳穿了月山的腹部。
“咕啊。。。。金木君下手真是狠啊。。。。”
金木看着迅速愈合的月山,露出了嫌恶的表情。
“活该。”

金木说面对变态就要心狠手辣,呐喊只会浪费精力。

爬虫,不如说蜈蚣在周围扭动着,金木只觉得耳边又响起那沙沙的声音,一点点的传入脑内。
金木的表情晦暗不明,黑发悄悄地迅速变白。
不好,玩过了。月山看着开始变化的金木,表情也开始变难看。
金木只是缓缓的抬起手,然而月山已经开始思考如何才能避免被殃及了,最后抬起头露出难看的表情,却多了一种视死如归的意味。
自作孽不可活啊月山先生。
金木轻轻提起一点裙边,松开,黑色封皮的精装书便向四周飞溅,落地的融入了地面,悬空的快速的翻动着,发出淡淡的光晕。
“黑山羊之卵。”金木的声音微不可闻,但是却是毫无感情的冰冷。
今天的魔女之种又没有多余的了,月山苦笑的看着没有任何表情的金木,遗憾的摇摇头。
不过今天的金木君也一样美的不可方物呢♡
在结界崩毁的刺眼光芒中,月山舔了舔嘴角。

金木在路灯上歪歪扭扭的跳跃着,笨拙的练习着平衡。
金木看起来非常愉快,他转了个圈,裙边完美的画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
金木举起手中的灵魂宝石,月光透过宝石,在金木的眼里投入点点星光。
灵魂宝石已经污染的几乎只剩纯黑,不可思议的,中心的一点却保持着原本的纯净,在金木眼瞳中投入最亮的碎片。
金木发出愉快的轻笑,黑发在月光下反射出明亮的光泽。
“月山先生”金木转过来,眯起眼,“又是一个美丽的夜晚不是吗?”
藏在暗处的男人发出圆滑的笑声,虚假的回答进入金木的耳朵。
“是的,金木君。”
金木只是笑笑,恢复了普通大学生的样子,走到月山的身边,凑近他的耳边。
“月山先生的任意一句话我都不会信的哦。”金木吻了吻月山的嘴角,“不,孵化者。”
月山只是把金木按在怀里,给予了金木一个真正的吻。
放开喘息着的金木,月山消失在黑暗里,留下依旧圆滑的笑声。
金木死死盯着月山消失的地方,狠狠地擦了擦嘴。

“这个死变态。”

“无论是月山先生,还是利世小姐,都不能再相信了啊。”金木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垂下眼帘。
“都是不能信任的,看清楚啊,金木研。”

TBC.






接下来大概是黑历史,金木的一次契约的悲剧
恩,脑洞太大自作孽不可活(die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