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o桑

唱见/阳炎/kiyoreto/mafusora/阳炎CP杂食向/原创/东京吃货/all金木
是个日日脑洞从来不填的渣(。
是亲-妈-,是亲-妈-(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遍(。

自伤無色(双结局)

嘛,两个都蛮甜的,真的(。

“你在,说什么。。。?”亚门感觉自己仿佛失去了思考能力,就连这句话的意义都忘却了。
“我说,希望亚门先生,能够刺穿我的心脏。”金木抬起头,眼睛中恢复了神采,将手放在心口,对亚门露出了快哭出来的笑容。

[好像成为你那样的人啊]

亚门先生是优秀的人。
如果还好好作为人类,不,就是现在,也一样憧憬着。
在世界的中心寻找着真相与在黑暗中寻找真相,又有什么区别呢。但是-----
无法解释的艳羡。

[但是那样的我还是我自己吗]

“你说,杀了你?”亚门冷静了下来,重复了一遍。
没有回答。




BE
亚门举起了昆克,眼神恍惚。
这样是正确的吗?亚门这样想着,低下头,注视着白发的喰种。
金木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安慰一样的握住了亚门的手。
亚门停止了颤抖,他突然平静了下来。
这个喰种,不想吃人,不想伤害任何人。
这个人,为了周围的事物抹消了过去的一切。
这个青年,是时候休息了。亚门意识到这一点,然后缓慢而坚决的,落下了昆克。

[不被任何人期待那该多好]

金木觉得很累。
只想睡一觉,长长的做一个美梦。
然后他满足的抱住了亚门。
被期待的你与被期待的我,感谢你给予我的死亡。
金木闭上眼的一瞬间,看到了亚门的眼泪[微笑]。然后他意识到,自己终究被期待,然后谁都不知道的死去。
为什么要哭呢。
不知为何,连笑容也无法留下了。

[什么都无法改变]

亚门最终意识到,没有任何东西能拯救这个喰种。死亡是逃避,爱是负担。
不知为何流下的眼泪也将最后的梦境破坏了。




HE
亚门顿了顿,松开了昆克,在金木困惑的眼神中走到他面前,捧住了他的脸。
“告诉我,你是金木研吗。”
他看着金木的眼瞳急速缩小,嘴唇开始颤抖。
看来猜对了啊。
很久之前,第一次见到金木研的时候,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愧疚的哭泣,说着不着实际的大话,却感到了他的不同。
所有的事情都太巧了,当自己是白痴吗。
“一直以来,都很辛苦吧。”亚门落实了自己的猜测,犹豫的露出了一个别扭的笑容。
“金木研这个存在,没有必要自我牺牲。”亚门直视着金木,一字一顿的说。

[所有人都不再互相怨恨。]

因为我的原因,大家都死了。
所以我死了,大家一定能恢复原样的。
[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一定是,还未崩坏的世界的景象。

[那样就再好不过了吗]
“我死了,大家就再也不会难过了啊。”决绝的声音传了过来,亚门突然感到了愤怒,把理智烧得一干二净。
亚门揪住了金木的领子,深吸一口气。
“别给我擅自决定啊,你个自私的混蛋!!!!”亚门的眼睛明亮,直视着金木的眼睛,在其中映出了自己的身影。
“你死了,世界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你想让你所做的全白费吗?!!”
“你的同伴呢?!无论使你痛苦还是安慰,他们站在你身后时,你就注定不能抛下他们不管了不是吗?!”
“你想让他们把你所背负的全部承担吗?那你至今所做的是为了什么!!!”
“我对你的期望,你也想这样泯灭吗?!”
金木呆愣在那里,亚门脱力的放下金木,双手紧紧的搭在金木的肩膀上,露出了快崩溃的脸。
“拜托了,不要随便死掉啊。”

这个人,深爱着我却不自知。

“亚门先生,一直都在看着我呢。”
眼泪不知为何,就那样掉了下来,就连收起的余地都没有。
亚门抱住金木,力道像是要把金木揉到自己身体里。
“已经没有让人悲伤的事情了。”亚门这么说,吻上金木的额头。

已经全无可惧之事。

金木回抱住亚门,放声痛哭。

[露出那样的表情可笑不出来了啊]

一次也好,让我任性一下吧。

人类还是喰种,都无所谓。
因为是这个人。

为什么,是亚门先生呢?金木无数次思考过。
这不是很容易的问题吗。
因为是亚门先生啊。






小剧场
“亚门先生也会打嘴炮呢,没想到啊。”
“少啰嗦!!!”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