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o桑

唱见/阳炎/kiyoreto/mafusora/阳炎CP杂食向/原创/东京吃货/all金木
是个日日脑洞从来不填的渣(。
是亲-妈-,是亲-妈-(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遍(。

自伤無色

撒糖
最近一直在讨好雪人桑真的没问题么
亚金,ooc


自伤無色

[即使这样的我就此消逝]

金木一直期盼着有谁可以将自己杀死。
然后他想起了亚门。

一家普通的咖啡店门口,清秀的青年安静的翻阅着文字,脸上有着温暖的笑容,头发却不知是因什么疾病变成无力的苍白,左眼也蒙着惨白的医用眼罩,流露出病态的美丽。
反观对面坐着的面色复杂的高大男人,构成了一副诡异的画面。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亚门喝了一口咖啡,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看了一眼微笑的白发喰种,无力的低下了头。
真是,再糟不过的一天了。

3小时前

亚门突然很想骂人,无论是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熟悉的喰种,还是被撞倒在地的排了两个小时买的限量版柠檬芝士蛋糕切片,都让他的脸黑的不能再黑。
金木尴尬的站在亚门面前,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小心翼翼的用余光观察着亚门的表情。
“额。。。。。那个。。。对,对不起。。?”
亚门抬起头,看着被自己的行为吓的浑身僵硬的眼罩,头疼的叹了一口气。
“然后,出现在CCG门口是想干什么啊?喰种先生?”
“亚门先生原来会开玩笑啊。”
“。。。。。。。”
“我开玩笑的请把昆克放下。”
“虽然有点失礼,”白发的喰种点了点脸颊,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可以让我和亚门先生喝杯咖啡吗?”
“就当是赔礼了。”金木笑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害羞的笑容。

“那么,今天在CCG门口想干什么啊,眼罩。”亚门喝下最后一口咖啡,直视着对面的青年。
“只是想见见亚门先生不行吗?”
亚门看着金木无辜的眼神,感觉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好吧,换个问题,你的头发是怎么了。”
“只是发生了一些事情而已。”
金木语气轻松,仿佛只是被开玩笑的打了一下而已。
亚门突然觉得心口有点堵。到底经历了多么残酷的事情,才会变成这样呢,看他的样子,也不过是个青年而已啊。
“既然亚门先生已经休息好了,那我就告辞了。”青年站起身,将衣服理平,对着亚门笑了笑。
“等等!”亚门拉住了金木的手,看着青年惊讶的表情,暗自埋怨自己的冲动。
“你的名字。”亚门咬咬牙,还是开口了。
金木愣住了,随即笑出了声,轻轻扯开了亚门的手。
听着这笑声,亚门简直想钻到地下去,但是金木的话却泼醒了他,使他浑身发寒。
“亚门先生在说什么啊。”青年向后退去,“下一次-----”
“一定要杀死我哦。”

“这就是我今天来找你的原因。”青年的声音飘散在空中,亚门只觉得心中的空洞扩大了。

[数亿人能欢舞庆幸的话]

金木一直在想着自己存在的意义。
最后他发现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金木做了一个梦。
母亲因他过劳死,身边的人因他而死去。
最后亚门出现在他的面前,拥抱了他。

于是他开始期翼亚门带来的死亡。

[即使这样的我就此消逝]

再次对上亚门时,金木放了水。
在亚门终于意识到,金木在寻死时,他放下了昆克。
亚门缓慢的走到金木面前,看着平静的任凭鲜血涌出的喰种,亚门干涩的开口,
“你在寻死吗。”
金木呆滞的抬起头,像是什么没听见一样,喃喃自语。
“杀了我。”











明天双结局。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