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o桑

唱见/阳炎/kiyoreto/mafusora/阳炎CP杂食向/原创/东京吃货/all金木
是个日日脑洞从来不填的渣(。
是亲-妈-,是亲-妈-(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遍(。

满月(salve,terrae magicae)

隐性all金木,金木黑研白(注意
bgm:salve,terrae magicae
ooc,非常ooc,这篇相当模糊,不适请尽快撤离


满月

月蚀之夜,金木研参加了祭典。

研苦恼地将原本服帖的黑发揉乱,将手中的狐狸面具向上举起,月光在白色的底色上打上一层浅灰,金色的粉末涂料在温和的光线下闪烁,红色的线条被染成漆黑的墨色。
研只穿了一件普通的黑色浴衣,被雏实的针线勾勒出金色与暗红的花纹;木履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古董货,手上挂着的是祈福的铃铛,发出声声脆响。
意外的是,放着的音乐却更像是狂欢,扭曲的火焰对面隐隐透出熟悉人的身影,喰种人类欢腾着疯狂的舞蹈,风格各异却融合成了一场美妙的舞会。
金木笑着带起面具,向着对自己挥手的英走去。

英的舞步活泼而带有生气,金木被拉扯着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永近的脸在自己的面具下看不到眼睛,但声音与温度却使金木愉快的跟随起了英的步伐。
“英,今天是什么样的月亮呢?”
“金木真是的,好好玩就好了嘛,果然不明白文学少年的脑电波啊。。。。。。开玩笑的,满月哦满月。”
金木抬起头,天空中什么都没有。
“是呢,真好的月亮啊。”

[兔子没人陪是会寂寞的死掉的哦?!]
[这种事情,我知道啊。]

欢舞吧。

手被轻柔的包裹住,研被迫强硬的跳起了交际舞。研很快理解了是哪个变态的一时兴起,流露出不悦的眼神。
“月山先生。”冰冷的语气。
“是的,金木君?”圆滑的语气。
“先不说是和我跳舞了。。。。为什么我是女步。”
“难道金木君想看我跳女步吗?”
无言以对。

月山先生是个不折不扣的欺诈师。
优雅的言行举止,无时无刻的绅士体贴,紫色的头发整齐的贴在耳边,西装合身得体。无处不向猎物透露出“这个人可以信任”的信息。这么想着,研自嘲的笑笑。
月山将自己包裹在温柔的假面之中,用轻巧圆滑的舞步带着研在火光中盘旋。研听见自己的心被烧毁,发出嘈杂的狂笑,而自己只是微笑着看着,看着它一点点收缩,发皱,最后化为粉末。
祭典仍在继续,永近的身影不知何时被人群淹没了。
“月山先生,今天是什么样的月亮呢?”
“金木君在意吗?今晚是美妙的半月呢。月亮真美不是吗?”
“月山先生别玩花招。”
金木抬头,看着漆黑的天空不再说话。

[下辈子,让我吃一口。。。。]
[求求你,不要去。]

饕餮吧。

“?!”突然变正经的舞步让研措手不及的向前倒去,却被眼疾手快的搂住了腰,而得以没有摔倒在地。
“呃呃。。。。。亚门先生?”研有点尴尬,就算是祭典,检查官与喰种的间隙还是无法被抹平。而现在,自己这个喰种正倒在一个差点杀掉自己的检查官怀里,不尴尬才奇怪。
好像重点还是不对。
亚门没有说话,只是放开了研,向他发出了邀请。研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大概亚门身上带着的甜食的甜香冲昏了头脑,总之反应过来时,已经在舞蹈之中了。
研好像忘记了喰种是没有人类的感官的样子了呢。

亚门先生就算是跳舞也板着脸一副严肃的样子呢。金木微微仰起头,仔细的观察着亚门的表情,露出了忍俊不禁的样子。
“在笑什么?”亚门的声音带上了疑惑,却还是一张扑克脸。
“啊。。。。不,没怎么,只是觉得亚门先生真是一个严肃的人呢,多笑笑就好了。”
“你是这么想的吗?”
“诶。。。。?”
亚门的表情放松下来,自然的露出了一个微笑,像是刚才板着脸的人从来不存在一样。
“这样就行了吧?”
“呃呃。。。。。。对了!亚门先生,今天是什么样的月亮呢?”
“啊?残月呢,真是让人不舒服。”
“啊哈哈哈。。。这样啊。。。。”研松了口气,微笑着看向空洞的天空。
“我倒觉得很漂亮呢。”

[成为单纯的喰种,就可以了吗?!!]

高唱吧。

大概是真的被亚门冲昏了头,研觉得眼前发昏,火焰在眼前变得模糊不清,人影也逐渐出现重影,最后回归一片灰白。
恍惚间,面前的人似乎又交换了。自己被缓慢的带着,虚浮而棉软的脚步组织,那人的气息温暖而陌生,却让他想起了死神。

[为什么美丽的东西,总让人想起死亡,而非生命呢。]

火焰燃烧着,眼前模糊的灰色与金红交融,脚步错乱,声音嘈杂,耳边却响起了教堂的赞歌。那人的气息包裹着研,让他产生了被爱的错觉。
没有旋律,没有节奏,没有规则,这是那人的舞步。
仿佛看见了他的笑容。

[真是美丽。]

狂欢吧。

研昏沉中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累了吗?”
不可思议的,自己并没有觉得不对劲,就像是理应发生的事情一样,冷静而平和。
“恩,想睡了呢。”研半眯着眼,胡乱的伸出手,被某人的手好好的抓住了。“今天是什么样的月亮呢?”
“今天是月蚀哦。”
听到了回答的研努力睁开眼,看了看虚无的天空,满足的笑了。
“真的呢。”
于是双眼被遮住了。

“真是美丽的满月啊。”

“请安眠吧。”

安眠吧。

安眠吧。


那么下一个舞者是谁呢?













金木人生赢家。
研一路都没有得到正确的答案,得到时却发现已经改变了。
只是一场扭曲的祭典而已。
感谢阅读。

话说这样的free talk真的好装逼啊(掩面






评论(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