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o桑

唱见/阳炎/kiyoreto/mafusora/阳炎CP杂食向/原创/东京吃货/all金木
是个日日脑洞从来不填的渣(。
是亲-妈-,是亲-妈-(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遍(。

Confessio(Another story)

bgm玩的停不下来敢紧写(质量呢
一如既往的渣,虐向
双研(金木黑研白),ooc,当成双视角有助理解(。
bgm:confessio


confessio

[希望你能原谅,
对于杀死你的的事情。]

研为了保护舍去了太多太多东西,例如自己。

死亡的海洋淹没研时,他一瞬间想起了之前忘却的人的面容。
杀死的喰种死亡时的扭曲面容,哭喊着尖叫着的四处乱窜。鲜血
和肉块堆砌,骨头随着赫子溶解在胃袋,反出酸苦的腥味。发尖
不断滴落暗红的液滴,在脸上留下长长的一条血痕。
月山圆滑的微笑在眼前晃来晃去,掺杂着哀号声,一张张扭曲的脸出现又消失,眼眶中空空如也,嘴角开裂,血泪和着灰土像是在控诉。
研都不在意。
在可怖的脸庞中,某个人的身影分外清晰。

[到底什么时候,放弃了爱自己的权利呢。]

咖啡的味道是研唯一幸存的慰籍。

恍惚间研觉得自己闻到了人类时的味道,甜美的,甘甜的蜂蜜的香味。咖啡的味道弥散在空气中,带着蜂蜜的甜味。
面前的椅子凭空被拉开,坐垫上凹下去了一块,却没有任何人影。点缀着蓝梅的蜂蜜蛋糕切片被推了过来,在咖啡的雾气中扭曲了模样。
研只是呆呆地看着,眼睛没有焦距。
金黄色的糖浆呈现出诱人的色泽,研想起了黑发时,英曾经肉痛的对自己说,某家的蜂蜜蛋糕是一绝,然后一周的午饭都是蹭的自己的。那时的味道,好像也记不起来了。
像是忘记了身为喰种的事实,研叉起一小块放入嘴里,带着模糊的微笑,普通的咀嚼着。
好甜。
人类的味道。

[熟悉的味道。]

变成喰种了又怎样呢。刚变成喰种的时候,金木是这么想的。
我还是金木研,没有任何会改变。

那时候,我是这么想的。
那时候,我还是这么想的。

脑袋里笙歌响起,杂音的沙沙声是蜈蚣的配乐,肉体修复再生修复再生修复再生-------
嘴里泛起了甜味。
那时候,我是怎么想的来着?

[将自己杀死了。]

好像想起时,貌似已经来不及了,但是我却忘记了。

[曾经想寻回的。]

教堂唱着赞歌,钟声回荡。白鸽飞向天空,橄榄枝落地。
有谁死掉了么?
我环顾四周,看到了自己的尸体。有马静静地看着,最终还是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
这样啊,我死掉了。
我的昆克说不定还能到英手上呢,研半开玩笑的这么想着,发现自己格外的轻松,已经可以没有负担的笑起来了。

[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死亡如此的惹人怜爱。金木轻轻念着,喝掉了蛋糕旁的咖啡。

[希望你能原谅,对于杀死你的事情。]

对面椅子上的透明人消失了。




双方眼中对方都是透明人的故事
点亮所有希望也是没用的
在最后,还是舍弃了自己的金木研
无论是哪一个,都是无法被救赎的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