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o桑

唱见/阳炎/kiyoreto/mafusora/阳炎CP杂食向/原创/东京吃货/all金木
是个日日脑洞从来不填的渣(。
是亲-妈-,是亲-妈-(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遍(。

Confessio

bgm是文名系列
良心发现治愈一下
神原桑的谢礼(。((
双研,黑白,ooc(白研黑金木
没有病了。。。。。。大概。(。




Confessio

今天依旧是万里无云的晴天。
研迷迷糊糊睁开眼,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
蓝色透明的海底,阳光透过海水,将海水温柔的裹住,在研的脸上打下细细碎碎的水纹。
咖啡的香味从屋里飘出,研动了动,发出了猫一样的咕哝声。
真是个好天气啊。无意识的抚弄手中的花朵,舒适的闭上眼睛。
宁静温柔的世界,鱼从身边轻巧的流过。
瓷盘接触桌面的轻响传入了耳帘。
研抬起头,再也移不开视线。
“咖啡,喜欢吗?”
金木站在桌边,带着他曾拥有过的微笑,将咖啡推到他面前。研愣愣的看着金木拉开对面的木椅,坐下。
“来聊聊天吧。”
“你所经历的,你所期望的,你所忏悔的。”
“全部告诉我吧。”
他所寻找的那人这么说着。

研的唇颤抖着。
该怎么跟这个人[过去的自己]说呢。
我所经历的,到底该如何开口呢。
我所忏悔的,如何才能传达到呢。
这个人,是曾经的自己。
我很清楚的记得的,那头黑发不像现在这样刺手乱翘,而是柔软服帖,乖巧的垂在耳边。为了抵拒孤独而沉浸在书本的世界,为了不受伤害而带着温柔的微笑。
这个人还什么都没有经历过。
那我该怎么开口呢。
我所期望的,是什么?

“!”唇被一根手指堵住,回过神来是金木放大数倍的脸。
“不想说不说就可以了。”温柔的,溺出水的笑颜。
“你现在的笑容,是假的吗?”莫名的,说出了口。
“不是假的哦。”没有任何迟疑,金木吻上研,稍触即离。
“只有对你,一切都是真的。”

这个人。就是是自己也好。

[世界上没有人会为我的死亡而哭泣。]
世界上没有人会爱我。
[包括我自己。]
不是的。
“啊.......啊啊.........”不能再对视了。
就算是自己也好啊。
[会为我哭泣,微笑,愤怒的人]
“不是这样的啊。。。。。。”不管了。
研的耳尖通红,眼泪从眼眶中不断滚落,喉咙里发出细小的呜咽声,双手胡乱的抹着眼泪,却只是把脸弄得一塌糊涂。
“我-----”
[根本不存在。]
“想要被需要啊--------”
想要被爱。
只有这一个愿望,无论如何都希望被实现。
无论是谁都好。

这里是温暖的海底。
阳光会透过海水将世界染成金黄色,蓝色的小鱼会穿过发丝,气泡破裂开时会飘出海洋的乐曲。祷告的声音会遥远的飘向远方,在不知名的地方给某人拭去眼泪。
咖啡的香味会从不知名的小屋飘出,某人的祈祷不断的传出,据说是有着白色头发的喰种,每天每天的在门口的茶桌旁,等待着某人的到来。
人来了又走,他却依然等待。

[一个人就好]
[请救救我]

“睡一会不好吗?”金木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看着逐渐入睡的研,金木小声说。
做个好梦。

人来了又走,他却依然沉睡着等待。
BE 冷却的咖啡





















金木抽出左眼的昆克,肉体快速地再生着,双眼充满愤怒的血丝,声音却出奇的平静。
“将他的身体弄成这样。”金木瞥了一眼有马,指关节发出咔啦的一连串响声,抹掉了碍事的血。
“请别得意忘形啊,有马君。”


海底的深处,有一个飘着咖啡香味的小屋。
名叫研的少年沉睡着,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好像已经等到了呢,少年寻找着的人。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