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o桑

唱见/阳炎/kiyoreto/mafusora/阳炎CP杂食向/原创/东京吃货/all金木
是个日日脑洞从来不填的渣(。
是亲-妈-,是亲-妈-(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遍(。

Incertus

ooc,私设有
bgm:Incertus,请配合bgm食用
永研黑,金木死亡有,如有不适请速关


Incertus

金木死去的那一天,没有下雨。
永近记得,金木说过,这世上没有人会为了他的死亡而流泪。那时他用手指点在自己的眼皮上,微笑着说。
“英也不会。”

我再次见到金木时,他浑身浴血,脸上的面具扭曲了,血迹扭曲了,发出的声音扭曲了。他像受伤的幼兽一样哀号着,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他抬头,看见了我。
金木在哭。得知这一点,我的脑袋开始愚钝的运转。
好奇怪啊,明明一切都是乱的,自己心中却平静的如一潭死水。
“英。。。。?”金木发出了试探一样微弱的声音,小心翼翼,却又伤心至极。
金木,他在叫我。
我听见自己发出了声音,不知是兴奋还是恐惧,带着颤抖说着一直以来重复着的话语。
我在说什么?金木在说什么?
好安静。
金木,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
每一天都希望你还在那个阳光撒下的地方,看着那本黑山羊之卵,会对我的夸张的语气报以无奈的温柔微笑。
我多么希望,你会笑着告诉我,这一切都只是我的一场无聊的梦而已。
然后现实将这击落得七零八碎。
现在见到你,坏掉的你和坏掉的我。
要抱住他。我听见这样的声音。
但是我没有,我心里只有一个声音。
想见你。
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
好想见你。
在内心里哭号的我,露出的是怎样的一副无害的面容呢。
什么这副假面已经不需要了啊,真是,虚伪的快哭出来了呢。
啊,留在我身边吧,什么都不用担心的,安心的沉睡在我怀里。
“对不起,你能再全力战门一次吗”
这样就好。

我笑着,看着金木的死亡。

[留在这里]
在扭曲了的我的世界。
在没有雨落下的笼中。
在温暖的箱庭里。

“诶,金木好残忍!!!我会哭的哦?!寂寞的会去死的哦?!”
“嘛,不要这样啊英,毕竟人是善变的啊。”
“咿噫噫金木你是被哪本书给蒙骗了啊啊啊啊还我可爱善良的金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永近你吵死了。”
“对不起。”


人是善变的?





咳咳,又黑了真是对不起。又是意识流(跪
这次是坏掉的永近把金木推向死亡(有马),留下赫子的故事。
爱是不变的,方式和人呢?这么想着写了出来。
很短的一篇。
谢谢阅读。

评论(10)

热度(21)